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固始地名

固始地名

关键词:固始地名的由来,固始地名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固始俏巴网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gszxqyq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9997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隔夜庙

固始城南十里,有一座小小古庙,庙房前后两层,各是三间,前为前殿,后为后殿,中间夹一四方院落。庙名奇特,称“隔夜”。 
  相传刘项交兵,刘邦兵败,只身落荒而逃。楚霸王项羽,必杀刘邦方肯罢休,猛追不舍,逐渐脱离了队伍,也成了单枪匹马。两个人后脚赶前脚,顾不上吃饭、歇息,一个拼命地逃,一个拼命地追,都已是人困马乏,疲惫万分。看看天色不早,刘邦渐觉精力不支。他在马上举目四望,旷野展平,既无树林,也无草滩,整个儿没有藏身之处,又不敢觅村庄投宿。正在焦急之中,忽见路边有座小庙。刘邦跳下马来,走进庙门一看,只见神案已是多年断了香火,殿房残破不堪,到处蒙满蛛丝陈尘。再往院里一看,一人多高的枯草蓬蒿,拥拥挤挤,到边到角,密不透风。刘邦虽在仓惶之中,仍然不乏心计,看罢此情此景,心里暗自欣喜地称道:“真乃天赐我避难留宿之所也!”遂转身出庙,把马牵至道上,撒开缰绳,又在马屁股后头抽了一鞭,那马朝着前去的方向,一溜烟地空身跑开了。 
  紧紧尾追在后的项羽,前头不见了刘邦的踪影,看看路边有座古庙,料定是在庙里躲起来了。他下马进庙搜寻,只见三间残殿,除了满身蒙尘的一尊东岳神象和一张神案外,空荡荡别无它物。项羽再看后院,只见满院蓬蒿,密密匝匝,布满蛛网;一指多长的马峰,成群结队,在梢头上嗡嗡作响,飞来飞去。项羽详察细看,丝毫没有发现有人钻进草丛,躲进后殿的痕迹。项羽返身出庙,缘庙前后转了一圈,除了一个前门可以进入外,后殿既无后门,也无后窗。项羽再往四周看看,也没有见刘邦的坐骑,心里暗想刘邦是冒黑往北逃了。“好吧,往北不远,就是城池,有楚军驻守,看你能逃出我的手心!” 
项羽想着,不由得两眼皮上下打起架来,他同刘邦一样,疲惫得连马鞍子也坐不往了。于是,便复进前殿,刚刚躺下身子就呼噜了起来。 
  这一夜,刘邦在后殿,也甜甜地睡了一个通宵。原来,他是放走马匹后,重新掩好庙门,返身绕到庙左边,翻过院墙,跳进后殿的。只这么一个小小的花招,就足足瞒过了项羽。刘邦所以敢拿此一手,对付项羽,因为他素知项羽勇长智短,粗率鲁莽。 
  第二天清晨,刘邦在后殿屏声静息,只待项羽起身上马登程,耳听马啼声远去之后,才不慌不忙,翻墙出庙,远遁他方。 
  后来,刘邦终于战败项羽,统一天下,面南称帝。他想着这一回大难不死,反跟项羽在一座庙里同睡了一夜,因而赐庙名为“隔夜庙。” 

  站 马 巷 
  固始县城出东关不远,有一南北小巷,名叫“站马巷。” 
  站马巷是如何得名的呢?相传刘邦屯兵固始期间,兵士有所不轨,常常侵害百姓。当时的站马巷,住的全是清一色的篾匠,家家户户都靠编制竹器为生,是一条竹制业小巷。竹制品当中,尤以竹席最佳:花纹精致,光滑润凉折而不断,易带易存。时值炎天,刘邦兵士中不少人,跑来小巷,强取硬索。 
  篾匠当中,有一古稀老人,姓马,也是编席高手。他精心编织了一领好席,特意在席的中心织上了“得民心者得天下”七个大字,派人把这领席献给了刘邦。 
  刘邦收下席子,中午歇晌,一眼看见了席上的字。暗揣内中必有隐情。他当下差人打听献席子老汉的住处,决定亲自私访一趟。 
  这一天,刘邦没带随从,单人匹马,来到小巷。到巷口拴了战马,徒步走到马老汉家。马老汉闻听刘邦前来,初时惊恐万分,一见到刘邦和颜悦色,谦恭有礼,马上便象故交一样攀谈起来。刘邦问及席 上编字之事,马老汉便将刘邦兵士劫掠百姓的种种不轨,详情叙了一遍。最后,马老汉说:“纵兵掠民,罪在将领。我以此席献上,实则以席上的字句谏上,万望大帅恕小民犯上之罪。” 
  刘邦听罢,不但不气,反而好言抚慰马老汉,感谢他直言劝谏之功。嗣后,刘邦命令军纪,约束士兵,再也没有抢掠百姓的事情发生了。刘邦由此常来竹巷,找马老汉和篾匠师付们攀谈,体察民意,勤谨治军。 
  刘邦每次来竹巷,都把马拴在巷口。部下每每从帅账找不到他,只要一看见巷口上站立的那匹高头大马,就知道刘邦又到篾匠师付家里作客去了。 
  人们当时为了纪念刘邦惜民从谏的精神,就把这条竹巷,取名“站马巷”——一直沿用至今。 

  火 龙 沟 
  出固始县南关,是一片起伏的丘陵。丘陵当中,有一条南北狭长的谷地,当地百姓称它叫“火龙沟”。 
  传说刘项交兵,刘邦兵败,被项兵死死围困在一座小山丘上。一连数日,汉兵冲突不出,眼看粮尽水绝,军心动摇,再无作战能力。刘邦决意拒险死守,等待援兵。又过数日,项兵越围越紧,哪里有援兵踪影?纵有援兵,也难以解开项兵重围。越是刘邦陷于绝境,越是项羽骄纵非常。就在岭下谷地,项羽每天亲自骂阵,定要刘邦本人跟他决一雌雄,而后撤围罢兵。其实,项羽用心在予置刘邦于死地而后罢。 
  刘邦武艺,哪里是项羽的敌手? 
  项羽骂阵不休,刘邦死不出战,连又数日。这一天,项羽又在索战,刘邦突然出现在营门上。只见他头扎红巾,身穿红色战袍,肩披大红斗蓬,坐下枣红战马。刘邦当面给项羽答话,表示应战。约定今夜三更,就在山上,比个高低。刘邦若败,甘愿下马受缚,立地就刃。 
  霸王稳操胜算,当下爽口答应。 
  是夜,月黑风高,伸手不见五指。项羽早早列阵谷地,令军土打起火把,专等刘邦出战。鼓打三更,只见山上刘营启处,刘邦仍着白日衣装,胯下枣红战马,在火把映照下,犹如一条火龙,飞下山来。霸王连忙迎上,二人没有答话,就一来一往交开了手。 
  火把闪闪,战鼓声声,霸王身穿黑色战袍,胯下乌雅战马。两个人,两匹马,刚好一红一黑,来往厮杀,你冲我挡,直斗了几十回合。那霸王身高力大,武艺精湛,越战越勇;这边刘邦,虽然毫无畏惧,却是渐渐精力不支,眼看只有了招架之功。转眼两马相交,只听霸王霹雳一声断喝,抽出身上佩剑,一挥手斩刘邦于马下。 
  霸王得胜,仰天一阵长笑,随趋军冲上山来。到了山顶,不见汉军一兵一卒,只剩下座静悄悄的空营。 
  原来刘邦趁霸王列阵对垒,部下兵丁情骄志懈,把守松驰之时,早带本部人马,首黑突围走了。霸王趋得胜之兵上山时,刘邦已远遁五十余里。 
  那和霸王交战,死于霸王剑下的是刘邦手下的大将纪信。 
  霸王又一次落入刘邦的圈套。 
  因为纪信代主而亡时,着的红冠红袍,坐下枣红战马冲下来,煞似一条火龙;又传刘邦就是火龙转世,故而后人就把忠臣纪信代主葬身的谷地,取名“火龙沟”。 

  史 湖 街 
  离站马巷不远,有一条南北小街,名叫“史湖街。” 
  史湖街也有一番来历。 
  刘邦屯兵固始,为了拒敌之便,把军马都集中在这条街上。小小的一条街,前前后后,街面宅院,到处都是成行成溜的战马。不上半月,马屎马尿,堆积成山,聚流成河,离街半里,就闻到臊气臭气喷鼻。住在当街的平民百姓,更让这股恶气熏得饭吃不下,水喝不进,老老少少怨声沸腾,怒呼这条街变成“屎糊街”了。 
  老百姓怨声传到刘邦耳朵,他亲身前来探视,一见街景果然不堪入目。他急令疏散军马,冲刷街道。可是,这条街道通共只有一眼水井,平日街民吃水都很困难,哪里还有冲刷街道污秽的水呢? 
  刘邦打听得知,离街东去一里,有一条河,名唤史河,清湛水丰。于是他便下令兵士,开沟引水。为了冲刷街道和彻底解决百姓吃水用水之难,他下令兵士,临街开挖一湖,屯蓄湖水。史水向湖,一举两得,街道冲刷干净了,百姓吃水用水也不用愁了。 
  刘邦诙谐地问一老者:“这会这条街再不是‘屎糊街’了吧?” 
  老者回道:“为了感报大人恩德,这条街就叫‘史湖街’吧!” 
  史湖街,从此得名,沿用至今。 

  拴 线 桩 
  固始县城西关外,有一个地方,名叫“拴线桩”。 
  拴线桩也大有来历。 
  传说刘项交兵,这一回再不是汉军失利了,而是项羽兵败,并且败得很惨。 
  项军人马,让汉军整个围困在一个方圆不到三里的地盘上,看看粮食没了,烧柴也完了。就是挖野菜,草根充饥,也只好吃生的了。 
  汉军趁此机会,加紧攻击,希望一举彻底击溃项军,活捉霸王。可是,项军兵将,都是霸王亲自带出的江东子弟,讲乡情,死也不愿投降汉军,战斗力一直不衰。 
  相持多日,项军突不出,可汉军也攻不下。刘邦帐下,有一谋士,就是后来封为留侯的张良。他对刘邦说:“臣有一计,可一举瓦解项军;虽不能要他们向我投降,却能让他们失去斗志,开小差逃跑。兵将一散,项羽就不战自毙了。” 
  原来,张良知道楚军都是江东子弟,素来思乡心切。他们跟随项羽,长期征战在外,眼下又兵困蓼城,前程暗淡,生死难卜,人人都是心已归去。若是再用楚人楚地的乡情音一勾引,项军痛思妻儿爹娘,恐怕就不战自溃了。 
  张良着人,用五张牛皮,做了个大风筝。又搓出长长的牛皮细线牵着,乘风刚好把风筝放在楚营半空上。每天夜晚,万籁俱寂,张良就携带玉箫,亲自坐上牛皮风筝,飘游在楚营半空。 
  张良本来就是个品箫的高手,这阵儿他用上功夫,专挑楚乡那动听的曲儿吹奏。风筝在楚营上空飘扬,那悠悠扬扬,沁人心脾的箫音就伴着天上明月泻下的万缕清辉,洒在每一个楚兵楚将的耳际枕边。 
那张良品箫: 
  一吹楚乡月,悠悠行中天。 
  妻儿守空闺,梦里望夫还。 
  二吹楚乡水,清清起涟漪。 
  爹娘依门望,日日盼儿归。 
  三吹楚乡花,丽丽沐春晖。 
  征人愿采撷,速速脱戎衣。…… 
  张良夜夜吹箫,楚兵楚将听得入迷,人人心头由不得涌满了无限乡愁,有的兵士竟让箫音催得偷偷哭上半夜。不几日,只见楚兵越来越少,原来真的都开小差逃回乡土了。 
  这一仗,项羽全军瓦解,汉军大获全胜,张良也立了大功。 
  张良做的牛皮风筝,用人拉线是拉不住的,风筝线拴在一根深埋在地下的大木桩上。后来,当地人们就把埋木桩的地方叫“拴线桩”。至今,桩痕仍在,犹如一眼深井,常年泉水不断。 

  霸 王 台 
  出固始城关往东北,行十里,是一片原洪水故道的低洼易荡地区。那里有一片高台,突出洼地之上,古来称“霸王台”。 
  同霸王台相距三里,相对相望的还有一个高台,叫“龙王台”。不过,龙王台没有霸王台气势宏伟。两台的东南方,还有一条带状低洼区,叫做乌江。 
  相传霸王台为当年楚霸王项羽,下令兵士掬土而筑;龙王台是刘邦为应战霸王,将士担土筑成的。霸王兵多,一人一把土,就把台子筑得老高老大;刘邦兵微,一人几担土,也没把台子筑到霸王台般气势。 
  两军筑台对垒,可见刘军不是项军敌手。 
  然而,项羽就在这里一败涂地,并遂在台东南的乌江,溺水殒命,了结了英雄一世,风云一生。 
  原来,霸王恃勇骄纵,轻贤拒谏。他手下一谋士叫韩信,虽然身体瘦小,力不缚鸡,但文韬武略,却在万人之上。项羽看不起他,还常常取笑他。有一回,项羽当着众将的面,取笑问韩信有多大力气,  韩纹答道:“四两。”霸王说:“四两太少了,还没有我一根毫发力气呢?”韩信仅问道:“大王到底有多大力气呢?”项羽答道:“力能扛鼎,千斤之上。”韩信说:“我要用四两拔你千斤。”说罢愤然而去,投了刘邦。刘邦惜才重贤,从谏如流,韩信受到了重用,一心一意要为刘邦图谋天下。自从两台对垒以来,刘邦愁眉不展,项羽每每索战,刘邦都只能杜门不应。韩信看到眼里,暗暗在为主帅操心。他分析楚军兵力强大,跟他硬拼死斗是根本不能取胜的,甚至还会遭到惨败。因此,只能取智斗一条路,拿四两力气拨千斤,让楚军不战而自溃。他看两台的东南方有一条白浪滔滔的乌江,觉得可以利用,心里便有了计策。 
  韩信暗暗驯养了两只鹦鹉,每天数遍地只教他们一句话:“霸王霸王,必死乌江”。没要多久,鹦鹉就驯熟了。一见到人,张口就是:“霸王霸王,必死乌江。”学舌的鹦鹉也怪,你用什么方言教它,它学的就是什么方言。韩信故意用楚乡土音教它,那两只鹦鹉一张嘴,就是板板正正的楚地口音:“霸王霸王,必死乌江”。 
  韩信驯好了鹦鹉,就向刘邦献计说:“大帅要取胜项羽,必得取地利而用之。此地不远那条乌江,便可埋葬项羽。” 
  刘邦一听,喜从心来,连忙要韩信说出他的计策。 
  原来韩信要刘邦不要拘于一台之小利,趁项羽日下索战心切,把队伍拉过乌江,勾引项羽过江作战。汉军一方面作好全面埋伏,一面迫项羽背水作战,然后,全军出动,分解项军,集中主力,专击项羽本人。至于往下再如何行动,韩信没说,只说:“大帅放心,韩某定要项羽坠江殒命。” 
  刘邦听罢,觉得韩信所献之计,很有道理,于是欣然同意,并委派韩信调遣兵马,按计行事。 
  汉军悄悄过了乌江,从容地作好埋伏。项羽见龙王台不见了汉军,以为是汉军怯战逃跑,当下倾全军追过江来。韩信没等过江的项军立定脚跟,指挥兵马,全面出击,直打得项军措手不及,阵势大乱。韩信看楚军已被分割成数股,互不相顾,立即挥重兵单击主帅项羽。趁楚军一派混乱,主帅指挥失灵之机,韩信又密遣一精干兵土,混入楚军当中,放出两只鹦鹉。那两只鹦鹦,一派楚腔楚调,见人就喊:“霸王霸王,必死乌江。”楚军兵将闻听惊骇不已,纷纷传呼道:“神鸟传说,大王劫数到了!”军心遂乱,一窝蜂似的倒戈逃窜,抢船争波,谁也顾不上救援困在核心,拼命酣战,不愿败阵的霸王。 
  看看夕阳西坠,宿鸦归巢。霸王左冲右突,脱不开四方相逼的枪刀,再一看身边的将士,只剩寥寥无几。霸王顿感身孤力单,纵然他有万夫不挡之勇,却难敌久战不下的刘邦兵马。他气急败坏,大吼一声,斩杀两名汉将,冲出重围,夺路赶向渡口,准备渡口归营,重整旗鼓,再雪兵败之耻。 
  霸王马到渡口,只见浩浩鸟江,空空荡荡,静自泛流,哪里还有渡船可寻?霸王低眉一看,只见渡口船埠头上,亿万黑蚁密聚,现出八个偌大蚁字:“霸王,霸王,必死鸟江。”霸王不由心底一阵凄惶,他再回头一看,只见汉军旌翻旗动,鼓角震天,呼啸呐喊追杀而来。霸王这时方感到山穷水尽,走投无路,仰天一声长叹:“天不助我,气数该尽!” 
  霸王正在懊丧,忽见上游忽喇喇飘下一只小船。他连忙急呼,央求船家摆渡。小船上那艄公,愣着眼睛打量霸王,冷漠不应,好半响才说:“将军,俺这船小,摆不得渡。将军若实在要过江,可别见怪,必得依从俺的意思才中。” 
  霸王看追兵已到眼前,顾不上许多,连忙应道:“由你吧,船家。” 
  艄公说:“俺这船,摆人不摆马,摆马不摆枪。”要知道,霸王使用的长枪,少说也有一百来斤。 
  霸王点头答应,丢下马匹,长枪,只身一跃跳上了船。霸王乘的船刚刚离岸,刘邦兵将就赶到埠头。霸王正自庆幸,思谋来日雪耻,冷不防,小船一个翻身,霸王一头扎进了大江激流之中。 
  原来,船上的艄公,是韩信早派下的兵士所扮。韩信素知霸王勇甲天下,就是一马一枪,也能力敌千军,不用此计,怎能使霸王丧生鱼腹?那岸上黑蚁聚成的八个大字,也是韩信玩得把戏。他在楚军渡江之后,就暗使人用蜂蜜作墨在地上写了“霸王霸王,必死鸟江”八个大字。蚂蚁为了赶嗜蜂蜜,拥聚成团,凑形成字,用来盅惑霸王,以懈其志。 
  霸王再没能回到霸王台。霸王落水殒命的渡口,旧痕未泯,现在那里仍叫:“失志口”。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固始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其他本地历史信息

电话:0376-4619866 传真:"" 邮箱:yhdnzzh@126.com
地址:固始县成功广场府邸花园西南角 邮编:4652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固始俏巴网运营中心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""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